先后与海南、北京的互联网、大数据标的
2020-05-25 14:1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高金科技在当时已经有意控制华东数控,在认购非公开发行股份时,双方签订协议约定“未来重组”,即为解决潜在同业竞争,高金科技承诺3年内,将所持有或有权处置的机床制造业务相关股权(资产)出售给华东数控。

今年7月3日,*st东数再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。11月25日,公司公告因重组涉及的重整申请撤回和控制权取得等问题仍未解决,大股东股权暂停拍卖,公司及相关中介机构在本年度内解决上述问题、完成重大资产重组的难度较大、可能性较小,决定终止重大资产重组(处置)事项。

大股东高金科技自身的诉讼问题,给*st东数重组带来阻碍。在终止重组说明会上,*st东数方面坦言:“目前可以扭转公司经营困局的方式、方法越来越少,困难越来越多,公司只能通过少量资产处置、闲置设备处置、库存商品处理等尽力扭转困局,但难度相当大。”

2017年2月28日,*st东数再次筹划重大事项停牌,先后与海南、北京的互联网、大数据标的,辽宁的生命健康、军工、农牧业等标的,山东的医疗、汽车零部件标的,浙江的旅游标的及多家中介机构或资产管理公司进行了磋商和交流。可见*st东数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。4月27日,因未能达成一致,再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。

回顾*st东数重组自救路线,可谓一波三折。2013年3月1日,主业陷入亏损的华东数控非公开发行方式募集3.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。高金科技认购5000万股股份,以白衣骑士身份进入上市公司股东名单,持有公司16.26%股权。

2015年8月24日,*st东数发布重组预案,内蒙古久泰拟作价66亿元借壳。翌日,高金科技再次发难,发声明函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存在重大的不确定性,且已向深交所等部门提交了投诉材料,称从未放弃已公开承诺的在非公开发行完成后3年内实施机床同业重组的计划。

2015年11月*st东数终止上述重大重组,同月,*st东数实控人阵营汤世贤等解除一致行动关系,高金科技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。11月27日,公司筹划非公开发行拟募资不超过6.6亿元,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借款,高金科技拟以现金2.5亿元认购,发行完成后,高金科技持股比例为20.30%,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。

2015年4月15日,*st东数再次停牌筹划重大事项。同年6月,高金科技强势插手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,依据双方在2013年签订的“未来重组”协议,提出*st东数在2017年3月3日之前,不得与任何第三方进行“重大资产重组”。高金科技还发出声明,若*st东数停止筹划重组,高金科技将在二级市场上增持*st东数不少于2亿元;并承诺出资帮助*st东数再融资解决资金周转困难。

但时隔不久,2015年12月8日,*st东数公告因荣昌和起诉高金科技借款合同纠纷案,高金科技持有上市公司全部16.46%股份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。此后,2017年1月、2月、3月,高金科技分别因与长城国融合同纠纷、与信达金融合同纠纷、与张春雷民间借贷纠纷,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。因为高金科技存在重大诉讼事项,*st东数非公开发行被迫终止。随后高金科技申请豁免对上市公司作出的有关“未来重组”以及增持上市公司股票、参与募集资本的承诺。

但*st东数仍在寻找重组机会。2014年9月,公司实控人阵营汤世贤等与上海至融签订《合作框架协议》,上海至融向实控人阵营汤世贤等其支付5000万保证金后,负责主导上市公司进行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现金,收购指定的第三方优质资产,并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最终取得上市公司控制权。随后,2015年2月13日公司根据上海至融主导的收购筹划重大事项停牌,经多轮谈判3月19日终止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ujiuk.cn黑龙江省绥芬河市冉穆炒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- www.jujiuk.cn版权所有